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
 
新書/產品介紹 圖書/產品目錄 讀書人天地 資訊快遞 事工/服務 希望工程在教會
 
新 書 / 產 品 介 紹

新書試讀

新書介紹

新產品介紹

「耶穌愛我」福音事工

1紙通

視象聖經

Next Office

《十架恩》福音粵劇

 
新書試讀

4490 我愛咖喱鄉──在印度宣教的日子The On-going Journey of India
嚴鳳山 著

目 錄

牧者推介
鮑 序
區 序
羅 序
前言:印宣情未了
事奉歷程

I 初上征途
1 齊心努力
2 整裝待發
3 踏上征途
4 新的開始
5 新德里印象
6 下鄉記
7 嫁入旁門
8 主必保守
9 有色的日子
10 芙蓉?太監?
11 熱力聖經班
12 誰主西藏魂
13 不速之客
14 新的任務
15 蚊子歲月
16 印回仇未了
17 代代相傳
18 炸彈風雲
19 祂在掌管
20 小偷來訪
21 雨季,你好!
22 夜探蒼蠅村
23 來自阿富汗
24 「咖哩」華人
25 太太出馬
26 鐵獄行
27 良醫難求
28 鼠疫驚魂
29 狄華妮節
30 熱力無法擋
31 差傳奇兵
32 神像喝奶

II 面對挑戰
1 蛇惑眾生
2 請客須知 (試閱)
3 最佳簽證
4 另一個孫大信
5 粉紅色的眼睛
6 我要學英文
7 面對反對者
8 迷途博士
9 衣服神學
10 印度教王國
11 受苦節聚會
12 核爆之後
13 和平文化
14 祝君健康
15 面對挑戰
16上主之呼召
17不容冷落

III 再上高峰
1 預備回歸路
2 簽證風波
3 新德里新景象
4 齊來援手
5 十二月的故事
6 另類神學院
7神學教育
8 愈多愈精彩
9 合作伙伴
10 神啊!願在印度得榮耀
11 佳節倍思親
12 宣媽在印度
13 男兒落淚
14 「臥底」宣教士服務站
15 忙與靜
16 印度人的耶路撒冷
17 我們是這樣作敬拜的
18 印度母親的責任
19 經過水深之處 (試閱)
20 迷失在魂河
21 俠女伴我行 (試閱)
22 砂糖中國人
23 搖頭有理
24 扶貧百感
25 願此城不再暗
26 裂脣仁心 (試閱)
27 謝主脣恩

後記:回首總是恩

 

現已出版!

序 言

鮑 序
本書是兩位宣教士的代禱信所傳來的挑戰,雖然嚴格來說他們不是開荒的宣教士,但是他們所去的地方也不是一個有路可循的宣教工場。
宣教士的代禱信是近代宣教工作中極重要的一部分,這些信基本上有兩個目的,一方面是要向關心宣教士的人報告宣教士在工場上面對的挑戰和需要,使他們可以更具體的為宣教士禱告;另一方面是藉此將工場的真實情況帶到無數的教會中,成為推動宣教工作的有力媒介。嚴?山牧師夫婦從工場寄回來的代禱信,極有效地完成了這兩方面的使命。
從鳳山弟兄和歌蓮姊妹一踏入工場,他們就非常有力地將其工作帶回他們的教會圈子,他們很多同學、同工和弟兄姊妹都被他們的代禱信所吸引。很多時候在他們的筆下,他們的生活環境和工作好像活生生的呈現在讀者面前,使讀者能夠真實地感覺到他們所面對的一切──福音工作的挑戰、從罪惡而來的壓力、領人歸主的喜樂等,使人感覺他們宣教工作的真實,以及宣教士如何需要禱告的支持。
印度和中國在地理距離上不是太遠,但是在彼此的了解上,正如嚴牧師在書中的「前言」所說,中國人「對印度人的福音需要,像是隔著一條冰冷的河」。中國人對印度人不單認識不多,而且對印度人的生活情況和他們屬靈的需要好像都不太感興趣。對一般中國教會來說,他們對遙遠的非洲或一些封閉的回教國家的了解,可能比對印度的還多。關於印度的資料,好像都是一些神話。在本書的代禱信裡,我們看見印度是一個真實的國家,裡面生活著一些有血有肉的人,儘管他們的人生觀和生活習慣和我們的很不同,但他們和我們一樣,是需要主耶穌救恩的人。盼望本書能喚起更多基督徒和教會對印度傳福音的興趣和負擔,感動更多人投身於這龐大的宣教工場。
願神賜福、使用這本書。


鮑會園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榮譽總監
序於香港
二○○七年二月


區 序
「見證基督,廣傳福音」是教會存在的使命。宣道會康怡堂在十八年前開基,從一開始已經開展宣教事奉。機緣巧合之下,嚴鳳山牧師成為我們最早一批的天國伙伴;又因著他在印度事奉,使我們對印度也由僅有的扭曲「阿差」形象,變得具體真實起來。
在二○○六年初「和平革命」之後廢除國教以前,尼泊爾是世界上唯一以印度教立國的地方。雖然憲法有宗教自由的條款,但實際上若令國民「改教」,是一項會被判囚刑的罪行。印度因著複雜的政治原因,不便訂立國教,可是她卻是世界上最大的印度教群體,基督教時刻都處身於敵視的情勢中。按照現時人口增長趨勢,預計大約十多年之後,印度將超越中國,成為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無疑,華人社會及教會在這方面的眼界是滯後了。
十多年來,嚴鳳山牧師一家在印度生活。他們全然投入印度社會民生,其觀察、了解、分析和感觸,絕非單憑圖書館鑽研、綜合資料的研究結論可比。閱讀嚴牧師的代禱信向來是賞心樂事,他的信愛用較大的字體編印,卻從來不長過一頁紙。信中從來沒有事務報告清單,也從來少有代禱事項清單,他每次都選取一件近期發生在身邊的人物事故作主題,在簡明的記述之後一針見血地解說和感受。他所寫的,是我少見的可讀性極高的代禱信,一篇篇都是有血有肉、出色的跨文化宣教教材。早就心想,若不整理出版,簡直是浪費了其價值。
嚴鳳山牧師本人於香港出生,可算是華人向印度人宣教的先鋒。與本堂十多年來的伙伴關係,早已經不單止是「我們支持的宣教士」,更是「我們的朋友」。他這本第一手的心蹟記述,既是跨文化宣教事奉紀實,也是認識印度教社會的入門天書。


區伯平
宣道會康怡堂主任牧師
香港宣道差會董事


羅 序
對許多人來說,印度只是個神祕、遙遠、迷信、落後的地方,他們不知道印度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也是佛教和印度教這東方兩大宗教的發源地。中國曾深受印度文化影響,今天中國人信佛教的比印度人還要多。現今印度亦是個高科技、經濟發展迅速的國家。
讀過教會歷史的人都知道,使徒多馬曾於主後五十二年到印度傳福音。現代的差傳運動是由英國浸信會宣教士威廉克里去印度宣教、翻譯聖經而發動的。有些信徒甚或聽聞印度聖徒孫大信的名字,並受到他傳奇的事蹟所激勵。印度也出過些著名的神學家,如D. T. Niles。
對華人基督徒來說,印度雖然是如此近,但也是如此遠,我們好像忽略了在那片國土上有眾多未聞福音的人。印度人口僅次於中國,但印度人沒有真神,沒盼望。
多年前在溫哥華牧會時,認識?山、歌蓮夫婦,他們去印度學習語言,開始一家的宣教生涯。每逢見面,我都細心聽他們的分享,彷彿聽到遠方那些失喪的靈魂追討我們所欠的福音的債,並呼喚著我們前去,為要救一些人。
?山夫婦的印度情未了,也不能了,而那從印度而來的呼聲,讀者豈能掩耳,好像不曾聽聞?願有更多人如?山夫婦一樣,投身於二十一世紀宣教事業最重要的工場。


羅錫為
香港第一城浸信會主任牧師


內文選讀

前言:印宣情未了 自幼便不大願意接近印度人,也許是因為受不了他們身體發出的奇異氣味,也許是因為不習慣他們用手抓咖哩撈飯吃的樣子,也許是不喜歡他們用手和水代替用廁紙的衛生習慣。這些抗拒印族文化的心理,令我在香港遇上印度人時,常裝作視而不見。 )

異象萌起時
信主後,對印度人的福音需要,像是隔著一條冰冷的河。那個時期,很少聽聞教會鼓勵信徒為印度教徒信主禱告,令我相信中國人和印度人並不相干,而到華人地區宣教才是我的理想差傳神學。
後來,我進入神學院接受訓練,在書本上讀到有關印度女人、賤民、童工等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這些無助的面孔竟令我內心沈重起來,改變了我對印度人的看法。
一次在神學院的聚會中,有個曾到印度短宣的同學分享親臨恆河的體會,同時放映幻燈片。這些圖像叫我忘不掉、揮不去。一幅幅萬人空巷聚集在恆河沐浴洗罪的圖片,一個個令人搖頭嘆息的景象,震撼著我的心靈。心想這些印度人必定心負重擔,千方百計要尋找除下心頭大石的方法。相片中有些人兩手雙合,癡癡地凝望著太陽的光輝,像是懇求著太陽將生命中的黑暗驅走。有些人將全身浸入恆河水中多次,似是相信那河水能將人的罪性、惡念一一洗清。難道這些男男女女真的不知道,唯獨恩主耶穌才是赦罪的源頭?突然間,一個要到印度宣教的意念閃過腦海。這是我的第一次產生的印宣情懷。

宣教伙伴
過了不久,我遇上了一位棕髮綠眼的姊妹,她竟然跟我有同一異象──要到印度作宣教士,後來她成了我的太太。那時,她在香港作宣教實習工作,住在我念書的神學院宿舍。閒談中,我倆不約而同驚訝地能找到去印度宣教的伙伴。
太太在慕迪神學院讀書時,從宗教比較科中知道,印度教徒即使敬拜千千萬萬的神像,仍尋不到神子耶穌是唯一的救主,這令她深深嘆息。此外,她亦愛讀在印度為主燒盡的賈艾梅(Amy Carmichael)的宣教故事。那位扶弱助貧的賈艾梅,成為太太的宣教英雄。同時期,她又深被一位曾在印度宣教多年的慕迪神學院老師所感染。那老師所分享的宣教生涯,特別是那些在印度教規條下受苦的印度女人的故事,令她心感不安,於是她便下定決心要到印度宣教。因著太太的同心,兩顆印宣心便像火般燒著了,等待要踏上征途。
婚後,我進了芝加哥三一神學院修讀宣教學,得知印度國內仍有很多未得之民,這更加印證了我要上工場的召命。翌年,大兒子出世,因著他裂脣的緣故,延長了我們等候出工場的日子。(詳情參本書「裂脣仁心」一文)
當孩子四歲時,已經完成了一些重要的手術,醫生說剩餘的手術可在他成年後才進行。我們立時下定決心,再要到印度作宣教士,同年,便走上宣教之路。

活在咖哩文化中
印度是一個多姿多采的國度,像咖哩粉一樣(印度的咖哩粉是用多種調味料混合而成),結合了不同宗教。因印度不鼓勵宣教士入境,我們惟有以學生簽證入境。
早期的宣教生活,我們主要集中在學習印度語。學習外語當然會鬧笑話,例如印語中的「錢妮」(Chini)有兩個意思,既可解作日常用的砂糖,也可解作中國人,1 因為砂糖最早是由中國商人運入印度的。初時,我常把「糖」與「中國人」混在一起。第一次聽Chini這字時,我以為只是指中國人的「我」;第二次聽這字,是探訪印度人的時候,那次,我這初到貴境的小子去探望印度人,好客的男主人便叫他的女兒在客廳一角弄奶茶,過了不久,聽見這女孩轉身大聲地問她的父親:「要不要將『中國人』倒入熱茶共煮」,嚇得我全身打冷顫。那父親微笑地望我,我堅決地回答:“NO, NO!”(不要啦,不要啦!)飲了一杯沒有砂糖的奶茶,我這個中國人才恍然大悟。我明白語言和文化是難以分解的,從此便專心學好語言,為以後的事奉打好基礎。
跟著的日子,我曾以工作簽證和商業簽證入境,日間在東西文化基金會作執行祕書,負責管理這機構屬下的國際學校和語言學校。大部分的宣教士都在這裡學習印語,而宣教士的子女則多在這學校讀書。管理和行政都不是我的強項,所以我便以學徒的心態來工作。晚間,我則帶領查經和到鄉村探訪。這期間,我更建立了一間自給自足的鄉村教會。回想起那些日子,實在是忙得開心,活得精彩。


(引自頁xxi-xxix)


| 主頁 | 新書\產品介紹 | 圖書\產品目錄 | 讀書人天地 | 資訊快遞 | 事工\服務 | 希望工程在教會 |

Tel : (852) 2782-0055  Fax : (852) 2782-0108
©2000 China Alliance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宣道出版社---版權所有

E-mail : info@cap.org.hk